265 | 重设10 失落的家园

舒米还没机会想起过去那些细枝末节的片段,她能体会到只是空白,在地球上,她总能清醒的预知未来即将发生的事,现在突然不行了,这种感觉就像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死去,像当年从盖那星离开父亲被迫驱逐到地球,甚至像重新回到母体一般无力。跟她从小就感受到的,无法改变任何事的无力一样。

周华健 – 摆渡人的歌
王祖贤 – 声声慢
莫文蔚 – 北极光
何韵诗 – 青春祭
刘文正 – 夜有千眼
麦浚龙 – 无念
赵薇 – 发现

© cover by Jefferson Ramos

  窗外灰银色的土地上错落的高耸着几栋尖尖的建筑,这跟童年时盖那星半圆形的房子风格完全不同。舒米还没机会想起过去那些细枝末节的片段,她能体会到只是空白,在地球上,她总能清醒的预知未来即将发生的事,现在突然不行了,这种感觉就像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死去,像当年从盖那星离开父亲被迫驱逐到地球,甚至像重新回到母体一般无力。跟她从小就感受到的,无法改变任何事的无力一样。

  听到清脆的一声响,房间的门又平移着打开,舒米艰难的转过身子,见到是蕾不免松了口气,在这个全然陌生的国度,她暂时不再想见到新的人。蕾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指了指,来吃点东西,你一定饿了。舒米走到桌边只是看着却没有伸手,蕾看明白了舒米的困惑,按了个按钮,深灰色的盖子自动掀了起来,她把包装好的一小罐子水打开递给舒米。当舒米喝了在罗巴星的第一口水,这冰凉透彻的感觉瞬间流遍全身,这就是她怎么也忘不了的故乡的味道。想到自己从小长大的干涸的环境,每次得到水都像是一份生命的礼物。她含着眼泪几大口便喝光了个整罐的水,甚至还活动了一下四肢。蕾也笑了,看来你是渴坏了,虽然罗巴星这几年实现了正常供水,可每人还是限量,这里水资源紧缺,大家都在节约。舒米点点头,是啊,整个比丘星系都缺水呢,你也是舒维尔人吧?蕾答,算是,也不是。我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盖那星舒维尔人,我却是在这里出生,那是很长的故事了,有空可以慢慢讲给你。你呢?是从哪里来?家人还在吗?
  这个温柔的女孩让人多难拒绝,舒米几乎就要卸下心防说出自己的身世。可没那么容易,房间内外突然警铃声大作,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宿舍门就被打开,几个军人全副武装的冲了进来。安全军!舒米心里闪过一个不详的名字。当然不是,他们只是罗巴星的警卫,一个男孩跟在他们身后进来,指着舒米说,就是她!那当然是青,带着仇视和鄙夷的目光。
  在蕾愤怒的尖叫声中,舒米顺从的被警卫带走,她知道反抗没有用,每个星球都有自己的规则。在熙攘的人群里舒米看到一个个期待和好奇的目光,是她许久未曾经历的被瞩目的感觉,眼前的一切都跟想象全然相反。她只不过想回过去的家,为了这个还计划了那么久,不惜背叛自己最爱的人。而奇洛,恐怕已是宇宙中漂浮的一粒尘埃,想到这里,舒米痛苦的闭上眼睛。

6 Comments

  1. 发现以前的这个“http://m.ark88.com/”还在,好怀恋。

  2. sddetian

    多少年了,这个电台还在,真是难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