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辑 | 陈升的音乐笔记 | 苏比电台

特辑 | 陈升的音乐笔记

==前言==
  时间进入2005年的9月份。秋天。一直有朋友跟我说,要以前电台的节目。我知道,那些稚嫩的声音与节目,一直存在于大家的心里,也存在于我的心里。
  于是,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新的能够感动我也能感动大家的声音。苏比是我很早就认识的一个朋友。用心与感性的在经营着自己的心灵世界。做过很多感动的节目。

==节目==
  说到节目的策划,最初的想法就是陈升书里的歌。陈升到目前为止出版过8本书籍,《9999滴眼泪》、《猎人》、《咸鱼的滋味》、《寂寞带我去散步》、《布鲁塞尔的浮木》、《一朝醒来是歌星》、《让我牵着你的手—在生命转弯时》和《风中的费洛蒙》。里面不仅有陈升的故事,也有别人的故事;不仅有陈升自己的歌,也有别人的歌。而这些歌曲是如何影响到陈升之后的创作?到底是Bob Dylan还是John Denver?
  本期节目从60年的欧美经典到90年代的大陆中国火,来告诉你,文字和音乐、东方和西方其实也可以这样的融合。只有在陈升的文字里面,你会发现每一首歌都是有一个故事的……

☆本期节目 策划&音乐资料 by TEYO。主持&制作 by 苏比。

==部分资料参阅==

“Bird on the wire”选自Leonard Cohan《Live Songs》1973年出版。

  六十岁那年我跟自己有约,我把自己跟老情人的喜、怒、哀、乐都签约给一家叫Peace Land的老人公司,牵着老情人的手,走在那个叫ROCK星球的新辟道路上,一些从地球运过来的植物都才刚刚发芽,怀着平静的心,边走边唱一首很老很老的歌,歌词是这样子的:
Like a bird on the wire,
Like a drunk in a mid-night choir
I have tried in my way to be free.
唱着、唱着,就笑了!!

  《9999滴眼泪》之“我跟自己有约”

“秋凉”选自娃娃《我对爱情不灰心》1993年出版。

人给了自己一些问题,然后再用毕生的力量、时间,去排忧解难、疗伤止痛……
是季节的关系,这岛上却还在几天的艳阳之后,突然刮起了风……
开始变凉了,他想起了另外一首老歌:“秋已凉……你有没有添加衣裳……”
真的感觉起来也不过是昨日,但却已成了烟尘往事了。

  《布鲁塞尔的浮木》之“想要一个小孩”

“Leaving On A Jet Plane”选自John Denver《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1973年出版。

他想到地铁那头扬起的、浓稠得像化不开的酱汁似的旋律。
下车的时候,小孩张着大眼睛跟他俩挥手再见,母亲依然睡得死死的。月台上的灯已经熄了一半,似乎是最后一班车了。
“再冷一些就要下雪了。今年还没有下雪。”可却见一轮明月倒映在铺陈而去的一地磨亮的地砖上。
“Cause I’m leaving on a jet plane.Don’t know when I’ll be back again. Oh baby, I hate to go……”她轻轻的哼着,正是地铁那头黑老人吹奏的那首化不开的歌,
“奇怪的是写这歌的歌手,后来也因为摔飞机死掉了。”她后来那样说。
“噢!那也算是伤心到死掉了。”显得没有意义的回话。
“其实这曲子本身并不算太悲伤呀,一定是那样的歌词,把曲子弄得很伤感。”
“也许悲伤的人,写出来的东西就都是悲伤的……”还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回话。
“哈!哈!”她在冷冽的空气里笑开了。

  《风中的费洛蒙》之“Woodstock99”

“By The Time I Get To Phoenix”选自Frank Sinatra《Cycles》1968年出版

下午从沙滩回来的路上,不经意的就哼着一首很老的歌,他很爱那歌的歌词:
“当我到凤凰城时,她对着我留的字条笑了,因为这样的字条,我留过很多次了。
当我到奥城时,她放下手上的工作,拨了电话给我。但她只听见没有人接的电话,嘟嘟嘟的响着……
当我到洛城时,她已经睡了,只是辗转的翻身难以入眠,呢呢喃喃的念着我的名字,我常常跟她说,我迟早总是要离去的,只是她从来都没有把我的话当真……”

就整天里轻轻的哼着那首老歌。

  《寂寞带我去散步》之“酒红一般美丽而遥远的恋情”

“Light my fire”选自Doors《The Doors》1967年出版。

夜里,我挑了一张DOORS,这是刘仁基最喜欢的一个团,我看着他留给我的信──
「老二,你还清醒着吗,喜欢我的Light my fire吗?我走了!考虑了很久,一如我不能不有的决定,如果这事吓着你了,我道歉!」
「好一阵子,我常常夜里不止的恶梦,有时候夜里独自一人醒来,我真怕那种感觉。始终胡乱的猜臆着,这算不算是些预兆,有几个同事告诉我说,他们也梦见我,独自一人划着船,向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跟我自己梦见的一样,我不知道要去那里,海里一丝丝的风浪都没有,那实在很令人生气。」
「你是朋友里话比较少的一个,感谢你总是善良的听着我的牢骚。你的心里想必装填了很多人的秘密,如果你觉得很苦,那就把我那一份传述出去吧,我希望能有些更惊世骇俗的事,可以让人转述、笑谈……你看我那段不像样的爱情……。」

  《猎人》之“刘仁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