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 明日青岛已成诗

不必费心记住什么故事了,因为能留下的都是索然无味的体会;不必勉强留下什么照片了,因为那也不过是的都是千篇一律的风景,当然更不用找什么文字修辞,因为明日青岛已成诗,哪里用得着我这凡夫俗子的感触。

陈秋霞 – 偶然
罗大佑 – 乡愁四韵
陈永龙 – 教我如何不想她
李建复 – 美目盼兮
潘越云 – 相思已是不曾闲
李碧华 – 梦与诗
齐豫 – 歌

  回去的路上,行人寥寥,星星挂在天上偷偷的闪。比起八大关,中山路周围的老街更让人醉。要不是看了一场没有预料的电影,又怎有机会穿梭在起伏的夜街。我该是走错了路,不然不会逛那么久。心里却一点都不担心,四下无人的古城,时间也偷偷为我停留,轻雾微笼着月光,照亮每个路口指着方向的墙。
  博山、四方、芝罘、平度,都是城市的名字,念出来却有种古诗的韵味。在某一处,透过铁门看到一座教堂,潮湿的砖墙爬满植物,夜色下透着某个没有具体日期的吊诡。转到鞍山路的一个激灵让人乍然清醒,街角出现的人告诉我,住处也快到了,若不是忽而不浪漫的名字,是否就这样在梦里不停的走下去。
  那些都是幻觉,在没有行人的城市巷陌,原本什么都未曾看到。或者那个晚上我不过在青旅一楼写明信片,看了几本情绪化的杂志,听周遭的外国人喝酒吵闹,在网上闲逛扯淡,如所有不知名的夜。

  早上醒来心中还惦记那段如梦的行走,专门寻到浙江路重新看前晚的教堂,那里果真是一座教堂。
  飞机是中午的,吃过早餐就坐在往机场方向的大巴上等。青岛一行短的有点不舍,怪不得陈升喜欢这里,对味这件事从不需要解释。
  曾接待过一个沙发客,看到他独自的路途上没有相机,没有手机。不免问为什么,他指了指眼睛说,我的相机在这里。这一次,我也没拍一张照片,留下的只有看似无味的语言。是的,连修辞的本领也在慢慢忘却,但记忆里的瑰丽如何磨灭,被暴雨洗刷到湛蓝的南皋天空,静却缤纷的什刹海午后,退潮时满是腥藻味的石头海滩,午夜场后错荡般的神游。一个个美得让人怀念的瞬间,是否就该拍下照片。可又怎能拍下照片,我又要告诉你们什么呢?

© cover by V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