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 重设06 多余的人

对于生在裂缝上的国家的国民,地震没那么可怕;即使海水卷起吞没家园的浪,也并非不能战胜;可当更加疯狂的灾祸来临,面对疏远的家人,生死的决定,吉川君陷入囚徒的困境。

刘若英 – 游子
梅艳芳 – 赤的疑惑
邱泽 – 当我不在吧
陈小霞 – 傀儡尪仔
陈升 – 责任
郑智化 – 离开吧
石原裕次郎 – 宵待草

  从核电站出来后的一周,吉川收到公司送来一叠包好的钞票,原来1000万现金这么少,他做了一辈子也才勉强存到这些,如今才是一个月的薪水,也是他生命的价格。房子已被海啸吞没,妻子仍旧住在避难所,为了不把辐射尘带带给妻子,他都不敢和她近距离接触,身体状况也不允许,因为没过几天他就被安排住进了福岛某家秘密的医院,成日不停的发烧,呕吐,精神勉强还好的一天有护士帮他洗了脸刮了胡,公司派来的人带了身干净衣服专门到医院给他拍了照片,他知道自己的日子已经不多。接踵而来的律师过来帮他立了遗嘱,在一堆表格里他看到已经填好的个人信息,职业那栏为无业,为东电奉献三十几年,最终还是被公司抛弃。
  听说父亲病危,儿子和女儿也回了老家,医院拒绝亲属的探望,因为吉川的身体已经溃烂到无法让人近距离接触。儿子若是知道2000万的遗产没有自己一分钱,肯定早就暴跳如雷的带着小情人回东京了,女儿也心不在焉的一直想离开,毕竟福岛还是警报没有解除的危险地区。最后一刻医院终于答应了吉川夫人的要求,让她一人来到重症监护室外。吉川透过玻璃看到妻子模糊的身影,视觉几乎完全丧失的他用想象凝视着妻子的模样,好像昨天还是年轻诱人的少妇,一夜间就变成了年近花甲的老人。
  他对着对讲机断断续续同窗外的人说,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没能,给你富裕的生活,过去的事,我不怪你。他看不见妻子在防护服里老去的脸,也没办法抚摸那满是皱纹的手,可他终于做了自己心目中的男人,没有像父亲那样不负责任的跑掉,他等了三十几年,如今才能说出口,留了些钱,不多,受这么多委屈,你,好好活着。
  妻子盯着他不成人形的躯体泣不成声,吉川心里哼着母亲小时候教他的大正时代的歌谣闭上眼睛。他不懂生活为何如此艰难,美好的年代只存在于想象。

© cover by Yomiuri Shimbun, Naoki Maed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