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 每个路上遇到的人

在以色列,一路遇到各色礼遇,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中的张张画面,同路或不同路的很多旅伴,每个路上遇到的人都有故事,你问,他就会告诉你。

The Idan Raichel Project – Aleh Nisa’ Baru’ach
Harel Skaat – תמימותי
Rita – Until You Leave
Amal Murkus – Ya Oud
Eviatar Banai – Titchaneni Elay (Beg Me)

  没有特别原因,只是单纯的想去一个既可以自由行,又没有太多吵闹的国人,既没有代购要求,也不用带大箱子出门的地方,以色列满足了我全部需求。不管外界对以色列评价如何,新闻里播的又是怎样,我眼中的以色列,绝对和你想象的不一样。

  Alon的父母在二战前流亡到南非,1967年七日战争后举家迁回耶路撒冷。Alon成长于最传统的犹太家庭,上犹太学校,安息日不碰任何电器、只吃无酵饼、诚心祷告3次,照父母的安排与指定的犹太女子结婚。3年前他突然厌倦了这样的日子,离了婚退出教区独自生活。他带我们去了最本地风格的餐厅,教我们耶路撒冷最常见的食物名称:falafel[fəˈlɑfəl]、chumps和techina,虽然至今我还是对不上号。用餐中他说,他退出犹太教不代表心中没有上帝,多年的清规戒律已经让他心境平和,换一种生活方式让他看到世界如此不同。他认为幸福不是一种标准,没有数值可以衡量,只要当下享受到也就足够。他不用智能手机,没有Facebook,他认为眼睛就是镜头,记忆便是胶片。

  Sybil属于希伯伦地区3%的犹太人之一,祖父曾是犹太教牧师,小时候兄弟姐妹顽皮时,祖母经常对祖父大声喊“请严厉管教一下孩子!”祖父永远是站在一旁温和的摇头,似乎在慢慢的等孩子们自己懂事。1929年8月23日,巴勒斯坦的阿拉伯极端人士冲进家中,在所有家人面前刺死祖父。她捧着旧照片慢慢的述说。

  Leena出生成长于希伯伦,是巴勒斯坦为数不多的接受过完好教育的女性。她曾有一位邻居,家中因为挂着萨达姆画像,怀孕时遭以色列士兵枪杀,母子双亡,最终没有人为此负责。所以她游历世界多国,在各地演讲,尽可能多的向世人展示巴勒斯坦人的困境及不平。她说她不需要以色列的身份,她的心永远不会离开巴勒斯坦。在希伯伦,我看到她心里的樱花。

  在以色列,一路遇到各色礼遇,路上低头走着欣赏立体的地砖,都会有路人关切的询问是否掉了隐形眼镜,在巴以分治区被巴勒斯坦普通人家热情的邀请喝茶吃饭,在大街上连持枪的大兵都会对着镜头温暖的微笑。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中的张张画面,同路或不同路的很多旅伴,每个路上遇到的人都有故事,你问,他就会告诉你。

  图文 / 刘姨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