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 没有人知道我看见彩虹 7 <离>

电影散场的那刻,刺眼的灯光亮起,一个约定又被瞬间抛弃。人们如潮汐般退去,永远不停的脚步匆匆,却没有人知道我看见彩虹。

叶树茵 – 27岁的地图
老狼 – 月亮
李健 – 绽放
许景淳 – 潮骚
万晓利 – 达摩流浪者

© cover by Carlos Henrique Reinesch

  从螺髻山到普格只要一小会儿,快到县城前经过了一家温泉山庄,我让司机在这里停下,准备看看是否有合适的住处。那里的价钱高昂的让人咋舌,于是问前台小姐这里离县城还有多远,她说不到两公里。
  那我就决定步行过去,其实可以选择继续坐车,我喜欢把力气浪费在这种好像没有一点价值的地方。每辆路过的摩托车司机看到我这个外地打扮的人都会感兴趣的多瞟几眼。走了二十分钟,也许不止,太阳已经偷偷的跑到西边去了,金色的夕阳打在身上,温暖又不炎热。我和路边放学的彝族孩子默默地比赛走路,他们被阳光涂得漆黑,遥远又有点好期待打量着我。

  找了一处当地人的家庭旅舍住下,老板是一对年纪已高的公公和婆婆,他们开了一家诊所,后边的几层楼空出来出租。房间没有淋浴,我还在踌躇着晚上到哪里冲凉。突然想到,没必要住在那么贵的地方,却可以只去温泉,反正晚上也没什么事。
  于是又坐车折回度假山庄,那里没什么人,在水里躺着看天,好像那片天只是属于一个人的,感觉非常不错。独自出行就该选择这些并非人迹罕至却又远离喧闹的小地方,看看当地人们的生活,再想想自己的。天色从灰到暗,大半个月亮静悄悄的爬上来,四周安静的只能听到我心里的歌。西昌被称为月城,没怎么注意市内的月亮,倒是在普格欣赏到了,的确是明亮的很。
  其实那里的水非常一般,像一锅烧热了的洗澡水,跟曾经日本各处的都没法比。后来我知道那竟是远近闻名的温泉,原来不过如此,除了迷人的月亮,我忘不了的应该还有水上飘着的一群群死苍蝇。

  根据临走前从书上撕下来的几页纸,我又选中了一个叫黄联土林的地方,书上已经写是一般推荐,我还是本着闲着也是闲着的心情去了。这个景点更加夸张,看门的一副见到游客都很惊讶的模样。进门只要十块,门票像一张八十年代的电影票,让人怀疑已经十几年没有换过。
  这里是由于风蚀的原因形成的一片有各种各样形状的土林,虽然算不上鬼斧神工,但也勉强算是漂亮,至少是天然的。景区不大,看起来也没什么资源再开发,在土林间慢慢的走,真的就像小时候家附近的公园,有非常的怀旧感。中间有一个小池塘,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池塘对岸的彝族老奶奶在放水牛。
  我登到很高的土林上望远方,这是正在经历工业化的西部小镇,火车一列列的经过,载着很多人的梦想。有火车的地方总不会太落后,我在心里默默的想。
  除了土林以外,我还拍了很多花花草草,照例是杜鹃,映在阳光下的树叶的影子,一些没见过的花。走到哪里我都被这些可爱的小生命吸引,他们也是我每次旅途中可遇而不可求的收获。
  临出门我遇见了景区内的第二个人,一个独行的中年人,拿着一部专业的相机在对着土林拍照,后面背着的音箱在放周杰伦。我到门卫那里取包,门卫正和他几岁大的小女儿吃面条,小女孩闪着可爱的眼睛跟我说,欢迎再来玩。我说,谢谢,白白。

  在黄连关镇吃了中饭,摊开地图考虑下步要去哪里,时间不多,我可以回西昌或者继续向南。如果到西昌也就只好回成都,可离回深圳还有两天,实在想不出还能干什么。我问饭馆里的人这边有没有向南的车,他们说有到德昌的也有到会理的。研究了一下地图并计算了时间以后决定接下来去会理。
  到会理的路上,照例看着车外明朗开阔的画面。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在并不那么喜欢的景色间疲于奔命呢?因为一个人的路总是免不了的孤寂啊!原来心底最怕的,就是若在某处停下来,莫名的空洞会瞬间袭来。而现在,即使终点对我毫无价值,但始终在路上,至少有个目标用来排解寂寞。这种感觉从没有如此明晰,其实我多迷恋一次只去一个地方,安安静静的远离烦恼,但一次也没实现过,令人恐惧的永远是停下来的冷清,生活也一样。

  晚饭前到了会理古城,这是一座位于川滇边界的一个小县城,路边的小吃店也有非常鲜明的四川和云南混合的风格。在还没有意识前,居然已到达了四川的最南端,路上我一定经过了汹涌的金沙江,被淹没了千百年的传说,自由的飞鸟,所有永远不会再见的人,那些我都看过,只是我不知道。
  在古城里逛着想起了一年前在平遥,不过这里显然没有保护的很好,真正有古代风貌的建筑已经寥寥无几。小城里没有一家旅店,我在古城边的汽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店住下回到夜色下的城里继续瞎逛。城门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很多人聚集在外边跳舞或闲聊,月光把古城照的通亮通亮的,我显然又成了唯一的旅行者,一位老人问我在这边工作吗,我说是来旅游的,他就很惊讶。那是在凉山的最后一晚。
  第二天上午匆匆的再次逛了一遍古城,有几条巷子还是挺不错的,不过也仅此而已。赶回西昌已是下午,买了晚上的车票回成都。在西昌的最后几个小时,就在邛海边坐着,在任何水边坐着都很舒服,他让普通的景色变得不平常。

  在火车的洗漱间不小心撇到自己的脸,发现黑了很多,脖子也已经晒伤了。以月亮著称的西昌让我念念不忘的竟是他明晃晃的阳光,月亮不过是反光体,有了的灿烂的太阳,才会有更加皎洁的月光吧。
  凌晨四点钟就到了成都南站,同学太远不能来接我,我在火车站边的小吃店吃过早餐后在路边等车。成都下着不小不大的雨,怀疑自从我走的那天起就没停过。路边的出租车司机时不时的探出头来招揽生意,可这个时间又能去哪儿呢。飞机是中午的,坐火车之前就计划到金沙遗址看看,这不仅是熊猫卡上剩下的唯一来得及又值得去的地方,也绝对是在成都的最后一站。当清晨的首班公交在半梦的城市里飞奔,蒙蒙的黎明中尚未苏醒的人们,没有人知道我从何处来。
  天刚亮我就踏进了金沙遗址博物馆,仍旧是除了工作人员几乎没有人,本对这类东西兴趣不大,而金沙却没让人失望。看到了传说中的太阳鸟,他几乎成了四川出土文物的代名词了,虽无想象中的大气,却也有种慑人的神秘之感。
  同学过来这边接我,没告诉他刚去过了金沙,这是我的秘密。接着便是辗转到机场,告别的时候,雨还未停,我在淅沥沥的小雨中离开。不出多久,飞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天气大晴,说明这次的旅行是还是成功的。

  顺利的搭上回深圳的车,宽敞无比的大巴还让人稍稍的不适应了一下。车平稳的飞驰在广深公路,车上放的音乐都很不同,在四川除了在小鱼那里和马丘比丘,都没听到任何给人灵感的声音。又瞬间空白般的质问了一下自己这又是从哪里来,到何处去。回忆起发生的一切后,我很快就在《是你决定我的伤心》的旋律中睡去了。
  从一开始就不断有人问我什么时候回去,他们还感叹怎么会出来玩这么久。每次有人听说我从四川回来,都会问是否去了九寨沟。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们都很满意。我心里也偷笑,幸好去了九寨沟,不然要浪费更多口舌解释都做了些什么。还有人让我推荐成都周边有什么好玩的,我却扫兴的回答,我去的都不太好玩。或者就说,嘉阳小火车,不过你肯定不会喜欢。
  让我怎么讲啊,这一路,看的都是没见过的风景,却只是提醒人想起逝去的年华。我花了很多时间追逐阳光,心里的雨,晴了又阴。色彩变幻的日子里,没有人知道我看见彩虹,一段段的天府路,那些和记忆有关的美,每一寸斑驳的时间,都留存成珍贵的纪念,却只能说给自己。

平静孤独快乐幸福 在这条没有行人的路上
那钻石的光芒永远年轻 永远的热泪盈眶

  「达摩流浪者」万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