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 没有人知道我看见彩虹 6 <思>

踏上未知的天府路,却不断惹人想起逝去的年华。我用了很多时间追逐阳光,心里的雨,晴了又阴。色彩变幻的日子里,没有人知道我看见彩虹。每一寸记忆斑驳的时间,留存成珍贵的纪念,只说给自己。

林宥嘉 – 再别康桥
李宗盛 – 飞
张雨生 – 湖心草深长
王菲 – 无常
齐豫 & 罗纮武 – 一面湖水

© cover by 苏比

  五一的三天假期结束了,同学早上继续去培训,我独自在上网。经过一天的休息,恢复了点体力。从元通回来后,他好像已经厌倦了这样劳累的游玩,我也从来没有勉强过,已不习惯勉强人做任何事。
  接下来本打算就像前一天那样懒散的到处看看,快到中午,心中却涌上一个念头,不然还是走吧。出来这么久,真正一个人的旅行还没开始,可能每次出走还是需要有段独行的时间吧,不如余下几天假期就随便走走停停,到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去。
  上网胡乱搜索一通,不禁感叹功课做得实在太少,对四川还是太不了解。没打算去那些过去特别想的,比如川西。因为不想在精神和体力都不是很好的状态下继续浪费如今已经非常难得的风景。看到有人仍那么痴迷于游弋于天地间的感觉,还是非常羡慕,而那时我最需要的大概只是找个安静的地方独处。

  选了两个方向,东南边的福宝古镇或者火车可以到的地方,福宝是小鱼的推荐,火车是因为余下的时间已经不多,比较容易控制时间。
在快速的浏览中,一个名字一下子跳进了我的眼睛——川南的木里王国。介绍上有一段这样写:洛克说木里王一个人独处时常会感到孤独,他当然会感到孤独,他的孤独是那座专制城堡带给他的,那座城堡在蓝天与阳光下却又隔离了蓝天与阳光。
  就因为那句话,就觉得那是我想要去的地方。在蓝天与阳光下的孤独,给了人片刻的好奇。简单查了一下,发现需要坐火车到西昌,转清晨的汽车,可以在第三天早上到达,若是决定了,时间就陡然变得有点紧张,这时应该立即出发去西昌才对。
  给同学发短信,说我要走了,赶紧过来吃个中饭吧。他回来后看我的行装已经打理好了有一点惊讶,问,这就不回来了?我说,再看吧,如果回不来,那就就近找个机场飞回去。清楚的记得早早定好的从成都出发的回程机票,折扣很低,正是他在最后计划行程的时候成了阻碍。自己总容易被这种无谓的小东西约束,其实抛开那张票,能调配的时间会自由更多。
  到西昌的车多在北站,赶过去已是下午两点,不想再浪费时间便买了最早一班的软卧票,很快就坐上了奔向南部的火车。用手机查了查接下来的路线和西昌周围的状况,思路仍没有理清楚。后来我觉得,对于一些地方,之前了解再多也是没有用的,到那里的第一分钟往往就会把原来的想象全部推翻。
  夜里,躺在床铺上听车轮撞击轨道的声响,每次在火车上都要听到这种声音才能睡着。而我终于再次独自奔向一个毫无所知的终点,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全然没有半点兴奋感,那时的我,带着一份无喜无悲的的心情,平静的反倒让人有点忐忑。
  到达西昌大约凌晨一点,网上说这里的治安不算太好,住的地方还是没有着落。在火车站挤出拉客的出租车司机的包围,用最快的速度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不远处竟然有一辆公交车,售票员喊着到汽车站。到木里一定要从那里出发吧,于是决定先上车再说。后来证明在汽车站周围住是略微明智的选择,因为火车站实在离市区太远,到哪里都不方便。在车上浏览了这座平静的小城的夜色,路边的店牌都另标有彝族文字。走到一半售票员喊,塑像到了,塑像有没有下。没听清她喊什么,在后来的路上冷不丁的总会跳出这个问题,直到离开西昌的那天才弄清楚,原来这座城市的中心是个叫“塑像”的地方。
  在汽车站周围匆匆的找了一家招待所住下,只睡了四五个小时天就亮了,七点刚过就起来到车站去买票,到木里一天只有早上的几班。早班都卖光了,只有最后一班九点多的,那样的话保守估计到木里镇也要晚上了,犹豫了几分钟后竟买了到螺髻山的票,来四川一趟即将要去爬第三座山,这是我最初绝没想到的。决定和放弃在一个人的旅行中往往都在瞬间,而那一刻,我又和缠绕一天的木里说了再见。
  去螺髻山的路上阳光大好,在凉山州的每一分钟都被各种各样明媚的光笼罩着。太喜欢那样的晴朗和落在群山间的云,这让人想起了很多地方,比如有一年的青海湖。
  在螺髻山镇下车后要搭当地的车到门口,进了门还要坐景区内的车到上山的索道,以旅游为主的地方总会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从游客的腰包里掏钱,当然如果不是坐缆车我也肯定没力气爬,这座山看起来也非常高。
  第一个进了景区里的车,一边等一边和司机聊天。他看上去比我还年轻,问我从哪里来,我说深圳。他说这边很多人都去深圳打工了,年轻人也很少。我问,你们旅游区的人还要出去打工啊?他没回答,但显然对深圳还有许多莫名的好感。在外边如果想和陌生人搭腔,我一般选择说从深圳来,这是一个显然比我的故乡听起来更让人感兴趣的名字。我问晚上镇子里可以住吗?他说,那边吸毒的人多,还是住到县城比较安全。
  等了好久才有几个零星的人上了车,五一过后旅游景区里的萧条已经感受过好几次,我能体会那种差别。那些山山水水若是有灵气,也一定会有点落寞吧。在缆车上满眼都是空空荡荡,像在蔚蓝的天空下飞。
  第一个景点是黑龙潭,似乎是螺髻山很傲人的一张名片。那是一个巨大的海子,远看是乌黑的,在阳光下像颗珍珠一样闪着明灿灿的光。看过九寨沟的我自然不会更加惊奇,可黑龙潭还是特别的,至少九寨沟没有黑色的水。

  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水边漂着一群枯死的木头。我捞上来一块,打算晾干带走。他的形状很漂亮,如果带回来,将是此行的唯一纪念品。看着他让我想起外公,他在临走的几年里每天都攥着一块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石头,说里面可以看出一个人像,可从没人听他说话。那块木头在水中浸泡了太久,从里到外都吸满了水,半个小时也没有要干的迹象,我起身把他抛回水里,绕着湖继续走。
  往上爬的一个方向看似比较陡峭,我背着很重的包,决定挑战一下自己。路果然比较陡,到了能望到阿鲁崖的地方路牌上已经显示海拔4000多米,遥望远处的山峰,并没有看出青螺或发髻的形状,这是我在四川登上的最高的地方,每走不到一分钟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虽然很高,温度却很宜人。这里也有各种颜色的杜鹃花,在下边仰望着他们有点破碎的花瓣,想起了瓦屋山,他们想必也是经历过风雪的洗礼才在阳光下开到荼靡,不同的天气给人不同的感觉,如果这里也让人冷的发抖,那么四川的山真就没机会再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了。
  山路绕了很久后,到达了地图上几乎最高的一个海子仙草湖,长满了悠闲的水草。除去这些,接下来的那些真的不再新鲜。九寨那样斑斓丰富的海子看多了都会让人疲倦,更不要说这里。
  碰到的人少得可怜,除了陪伴一路的水声鸟声昆虫声,只记得一对北京来的退休的夫妇,被当地导游领着的独自旅游的女人,湖边一个人大声唱歌的巡警。剩下的,就只有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了。
  下山又经过黑龙潭,觉得他在这座山上算是最特别的。几个刚刚进来的小朋友用四川话问我上边哪里比较安逸,我指着眼前那汪黑色的水说,这里最好。对刚出发的人来讲未免有点残酷,不过我也真的这么想。
  又在湖边的亭子里坐了一会儿,我终于可以在一个美丽的海子边停留,而且不再需要拍照,实现了在九寨沟的愿望,只是并没那么让人满足。那时我想,一定还有更美的海子,他们像眼泪一样滴在地球的某个地方,从没让人发现过。

看我不喜也不悲 她急得慌 我想这样告诉她
湖心草深长 我心无处藏

  「湖心草深长」张雨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