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 冬末的南方城市 | 苏比电台

088 | 冬末的南方城市

我来到了这座城市,却和以前不一样了。上一个冬天,这里陌生却能给人安全的归属,如今,我还是分分钟的想起广州,因为那里成了另一座很近却遥远南方城市。

李志 – 春末的南方城市
丁薇 – 狗
袁泉 – 暗恋
陈升 – 告诉妈妈

© cover by Ringaile Sudeikyte

  我恨还要用我来开头,说明到目前还是没找到其他能说的。
  梦幻般离开广州以后,几乎毫无准备的来到深圳,快一个月了。觉得这里终于可能成为我一直在找的城市,甚至寻到了在广州那么久都没能有过的归属感。这种感觉也许源于这里的人大都没有归属,一群群找不到根的人,平凡而劳碌。

  深圳太小了,至少我活动的范围很小,上班几乎只需要在地铁站里进进出出,然后发现,如此两点一线的办公室生活是多么令人恐慌。幸好大多数时间并不如此,我还去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人,有些友善的,有些不太友善——这都不重要。工作时而忙碌,时而清闲。如果能够打车上下班,即使加班,我都很快乐。这句平常的话是经不起思考的,因为我记起了五年前的一段文字,那时渴望有天能在床上写点自己的东西,现在实现了,才发现看似浪漫的想法变成现实之后是多么讽刺。

  这个城市充满了陌生却有故事的脸,平时不怎么观察人的我不禁偷窥起周围的种种面孔,因为现在的我很寂寞。可以看出,很多人和我一样寂寞。
  有次白天在华强北走了一趟,没有目的的乱走,至今仍想呕吐,这竟是我妄图找到归属的地方,我看到了那么多不忍入目的景象,那么多走过了就不再回头的人,街头歌手弹唱着吉他兜售自己制作的廉价光碟,各种身体残缺的人躺在路边乞讨,一排排摆地摊的家伙叫卖着真真假假的低档商品并随时准备在城管出现的一刹逃之夭夭,还有人在垃圾筒里拣东西吃。令人羞愧的是这几乎没有再唤起我对美好世界的憧憬,我已经过了感春悲秋的年纪,于是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这条街,发誓如果不是特别必要再也不来。

  之前,收到她的短信,她说不喜欢我现在的选择,可还是祝福我。她曾想过来广州,这跟我没关系,我那时在想要不要离开。我无可奈何的一笑,其实根本不知道她是谁,也不想问,我连丁点儿的好奇都没了。
  她一如既往地说,很抱歉没怎么关注过你的消息。这没什么好抱歉的,因为我也没有,就算我有又有什么关系。我相信在很多年后,当我们终于又在地球的某一处擦肩,就算已认不出彼此,可,我们都还是骄傲的。
  我平静的回复道,自从我来到广东,就再也没想起过上海,这是多么让人心寒的一句话啊!在这个温暖的不可思议的冬天。从北方来的人说深圳的冬天暖和的令人发指,大概的意思是,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那时候跳到我脑子里的却是,自从来到深圳以后,好像也没想起过广州。这真的让人恐慌了,一个一个城市,对我来说只是名字,行走在这些名字间,寻找一点点成就感,即使并不是每次都让我好受。有些新鲜的地方,的确很令人感到挫败的,因为我发现,还有那么多不一样的地方,还有那么多容不下我的人,还有,还有,只是我们,不同又同样混噩的活着。

  三个月前,算是冬天吧,那时的我竟然希望会有希望,真是可笑。而且我也知道即使解决了再多问题,接下来还会有更多让人担心。可在这一秒,我不怎么担心,这真不错。
  现在春天已经来了吧!我在时间的轨道里加速奔跑,没有方向。真的没有方向,只是这样的奔跑会让人好过一点,我尝试把这几年丢掉的路全跑回来,这个想法有点天真。
  余下的记忆已经不多,除了还会习惯性的想一个人。想念对我来说成了一种仪式,因为即使再孤独,能让我想念的,也已不多。我又重新脱掉了过去包裹着的一切,赤裸又盲目的开始了新的路,漫长的路。这次的开始全然不算繁琐,因为即使跟过去幻想中的理想生活比较还相去甚远,却也是我期待了太久的啊!
  终于,我还是拣了一份路过的职业,在接下来的若干年里,这将是我的工作,路过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面孔,在不同的时间。实习的日子,最让人激动也同样让人恐惧的就是这件事。

  等了一个月,等来了《暗恋桃花源》 。一切仿佛事先安排好的桥段,来深圳也只像是为了看一出曾反复出现在我梦里的戏。纷乱的角色中,哪个身上能看出一点自己的影子呢?
  那天的报纸上写,看过它的人都在露骨的讴歌它——这并不可耻。可惜了已经发福的黄磊,手足之间都在模仿,声调、动作、甚至容貌。但我还是喜欢的,不管他们演成什么样。而且,这已经大大超过我的预期,桃花源那部分很棒,喜欢谢娜和何炅卖力的疯癫,就算是假的。
  那天,还是我生日。

  从新年到现在,都没特别听过什么,反复在心里唱着的只有两首,丁薇的《狗》和陈升的《告诉妈妈》。
  我该谢谢他们,谢谢他们让我还能记起自己是谁,需要什么。只是很遗憾,我至今还在半途,还不到哀怜一条狗的年岁,也没到欺骗远方妈妈的地步。有一天我会的,因为他们老了,我还没有。

他也许不明白 还摇着尾巴讨好 我还是转身上了车没回头
我知道 他是多么渴望我能带他走
可是他不知道我和他一样的贫穷
我没办法给他一个温暖的窝 我有一双手 却没有用
  「狗」丁薇

告诉妈妈我想她 告诉妈妈我欺骗了她
欺骗她我已快有个家 爱上这里的姑娘
  「告诉妈妈」陈升

Leave a Comment